求乞者


我顺着剥落的高墙走路,踏着松的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露在墙头的高树的枝条还带着未干枯的叶子在我的头上摇动。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近于儿戏;我烦腻他这追着哀呼。

我走路。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但是哑的,摊开手,装着手势。

我就憎恶他这手势。而且,他或许并不哑,这不过是一种求乞的法子。

我不布施,我无布施心,我但居布施者之上,给与烦腻,疑心,憎恶。

我顺着倒败的泥墙走路,断砖叠在墙缺口,墙里面没有什么。微风起来,送秋寒穿透我的夹衣;四面都是灰土。

我想着我将用什么方法求乞:发声,用怎样的声调?装哑,用怎样的手势?……

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我将得不到布施,得不到布施心;我将得到自居于布施之上者的烦腻,疑心,憎恶。

我将用无所为和沉默求乞……

我至少将得到虚无。

微风起来,四面都是灰土。另外有几个人各自走路。

灰土,灰土,……

………………

灰土……

读后感:今天不想看《经济学》这种逻辑性很强的书籍,就拿出已经很久没有动过的鲁迅散文集来,在书目里寻找着……

看到这篇《求乞者》,于是便翻过来看了几眼,第一遍觉得:原来在鲁迅那个时代,人们对求乞者的眼光就已经是这样了。心里觉得很有意思,再看了一遍,发现了另外的一些东西。作者在说自己没有布施心的时候想到了自己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法去求乞,想到了自己也会得到“烦腻,疑心,憎恶”,这些描写的不正是现实社会中的一幕幕场景么?对于求乞者,我们给与了什么?当我们自己“求乞”的时候,别人是不是也是以我们曾经的给与的“烦腻,疑心,憎恶”来对待我们,人们的心是不是都变成了“灰土”?

不要在微风起来的时候,四面都是灰土!

——写在北京残奥会期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